海南无新增确诊病例 尚有115人正接受集中医学观察


3月21日,在美国纽约时报广场,一家纪念品商店关闭。 新华社  图

有很多原因可能导致这次新冠数学模型预测结果迥异于实际死亡数据。比如,由于中美医疗条件不同,中国数据是否能够直接用于美国疫情评估?另外,同样的干预措施,在不同地区由于执行者的力度不同,也会有不同效果。因此,预测数据只是参考,实际新冠患病人数和死亡人数,会因时、因地、因势而变化。而且,抗疫政策会随着模型预测的结果而不断进行调整。

他们的所估计的死亡数据,都是基于数学预测模型。不过这些模型构建过程中前提条件(如是否进行干预)和计算参数不同,从而造成了预测数据的大相径庭。特朗普提到的220万新冠死亡人数,是指政府听任新冠病毒肆虐的情况下的最坏结局。而如果进行干预,美国应该能把死亡人数控制在10万左右,即如福奇博士所预测的数字。

中国公共卫生和流行病学专家、中国疾控中心原副主任杨功焕正身在纽约。从2月底至今,她随同在美访学的丈夫暂居纽约,亲身经历了纽约疫情逐步升级的全过程。

最后,疫情防控与经济发展并举是韩国应对新冠疫情的又一值得称道之处。因为经历了MERS疫情初期的防范与应对不力而造成的扩散,此次新冠疫情发生之后,韩国舆论高呼防疫或检疫即使过度反应也要提前应对。但韩国政府并未采取极端措施。同时,韩国政府建议民众尽量不要出门,尤其不要聚集,保持距离等以最大限度降低病毒传播范围,但并未要求停工、停产,大部分国民的日常生活也并未受到太大限制。即使在大邱、庆北疫情大规模暴发、政府决定对其进行封锁时,其封锁也并不是以阻止人员流动为目的的全部封闭,而是出于防疫防控目的,尽可能减少与外部的往来流动。

杨功焕建议,纽约州政府需关注“关键人群”,防止他们成为新的传染源。这些关键人群包括:医务人员、警察、超市食品店售货人员、公共交通司机等;同时要坚持进行个案流行病学追踪调查,为有效切断传播途径提供依据;同时还要大力说服民众,尤其是年轻人自觉配合。

3月28日,在美国纽约肯尼迪机场,乘客排队等待通过安检。 新华社  图

杨功焕:在纽约市的确诊患者中,50岁以下占到总病例数的56%。年轻感染者比例如此之高,其原因在于很多年轻人觉得自己不会感染,或者感染了也不严重,因此无视政府的规定,仍然经常外出玩乐。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韩国应对新冠的举措

杨功焕:防控措施其实就是两个方面,一个是围堵,一个是延缓。这两个策略都是有用的,但是时机不同。在病例还不是很多的州,只要很好地发现传染源,有效隔离,切断传播途径,并不一定需要封城和完全停摆就能达到有效切断传播途径的目的。一旦到病例比较多的时候,一定是采取延缓策略。任何一个国家采取的策略,都只能根据自己国家的社会制度、风土民情和文化来决定,不能够完全学哪个国家。